柯愈勛
  讓我複活
  沉沉地、沉沉地,在地心壓著
  多麼焦躁,焦躁又寂寞。
  有著夢,夢中有高天和遠海,
  有城市的煙突,煙突里風在唱歌……
  呵,世界,多麼久遠!
  呵,生活,多麼廣闊!
  讓我複活吧———變成電,去拼搏,
  讓我複活吧———變成燈,去閃爍……
  啊,沉沉的山,沉沉的岩石,
  不要,不要壓住我!
  讓我複活吧,讓我複活--
  我有光!我有火!
  底層
  已經習慣於
  用底層的目光
  打量陽光,和
  為陽光所鼓盪的風
  從底層,打量這世界
  世界,是透明的
  高貴,與卑賤
  莊嚴,與無恥
  ———人生百態
  無所掩飾
  不說什麼已是一種習慣
  (實實在在已無話可說)
  如果星星想聽我們喃喃低語
  我們會對星星說:還是免聽吧
  有誰會對我們想些什麼
  感興趣
  只是對這
  無需懷疑
  任何時候,我們
  都習慣於
  靠近
  ———光亮
  氣息
  熟悉的,至愛的,可親的
  ……正是這氣息
  井架的氣息。煤倉的氣息
  火熱的氣息。釋放的氣息
  安於平凡又絕不平凡
  這是熟土。有濃濃的濃濃的
  情,攜我,摟我。且有
  山風吹我,花香撲我
  還有氣笛。和群山對話的
  闊闊音流,經久傳應
  這就是熱土。這就是氣息
  澆潤詩行的涓涓淚泉
  青㭎林
  威嚴的沉默
  深情的沉默
  黑色的
  沉默籠罩
  滿坡的青㭎林,滿坡的
  過於蒼鬱的青㭎林
  都在這兒安宿
  他們,曾經是
  精壯壯的生命。他們———
  生,在一起,在一起
  流大汗,喝大碗酒,談女人
  死,在一起
  在一起,年復一年,忠誠相守
  所有的墓碑都同一形狀
  在同一的大青石上
  同一的字體
  寫著同一的辭世時間
  那一刻,就這麼慘烈地
  記錄在墓碑的史冊
  觸目驚心
  時間能醫治一切
  時間能抹淡一切
  年年清明,已經很少
  有人來這裡憑吊了
  活著的人們很忙
  操心的事情真多
  別去打攪亡魂吧
  讓他們安息
  在青㭎林
  只有風常來,雨常來
  雲常來,來為他們唱
  安魂之曲
  青㭎林,和那次事故
  平素很少有人提及
  只是在某次礦務會上
  有人發言說:那片青㭎林
  早已成材
  是不是可以派上用場了
  哦,青㭎林
  礦工用血肉之軀
  養育的、過於蒼鬱的
  青㭎林啊
  公園裡的礦工塑像
  護盔仍在頭上,礦燈仍亮著
  礦燈仍亮著,要照耀明亮亮的陽光麽
  礦井下沒有的,這兒都有:
  鳥鳴。花香。清純的風
  和陽光,珍貴的陽光
  和陽光一樣燦爛的笑
  涌過來涌過去
  你站著,很安詳
  礦井下有的,這兒都沒有:
  煤,黑漆漆的煤鋪天蓋地
  沒有岩石的擠壓,沒有鬱悶
  這兒是開闊的、開闊的……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來這兒
  為什麼,來了就不再離去
  夜夜,有情人與你作伴
  你從不多嘴,不透露他們的秘密
  以後
  1
  以後沒有我了。某一天
  你們,仍會翻開我的詩稿
  這些靈感!這些火焰
  仍在我的血管里燃燒
  2
  心跳貼著心跳。傾聽吧
  我真誠的、熱烈的心跳
  認識我吧。感受我吧
  我的詩———我靈魂的素描
  3
  這顆心,已經無數次地
  思考過了認識過了激動過了
  這會,它才如此安閑地
  聽風和草葉,唱大地的歌謠  (原標題:詩六首)
創作者介紹

Christina

uf71ufud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