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河報》報道“耀東,超(甘肅省)文科一本線15分!”23日中午,甘肅盲人考生張耀東的父親張鑒給記者打電話報喜。據瞭解,全國今年盲人考生共計3人,除河南省的雙目全盲考生李金生外,另外兩人分別來自上海和甘肅,他們眼睛有一點點光感,高考手持放大鏡,使用大字體的試卷作答。
  【心情】喜悅中夾雜著憂慮
  甘肅省天水市盲人考生張耀東,現年18歲,今年高考總成績是548分。
  “他報考的是文科,甘肅省文科一本線為543分。”23日下午,記者撥通甘肅省招辦的電話,工作人員興奮地說:“加上他獲得過‘天水市十佳美德少年’榮譽稱號,可獲得10分加分,他的總成績是558分,超過一本線15分。張耀東,是我國通過高考考上大學的第一位盲人。”
  面對令人羡慕的高考成績,張耀東和他的家人起初很是興奮。
  從小學到高中,張耀東有幸一直在普通學校接受教育。他的母親是中學老師,這給了他學習的便利。父親張鑒下崗後,每天接送他上下學。學校也習慣了這麼一個特殊者的存在,臨到考試,會為他準備專門的大字捲,讓他帶上放大鏡。
  學習之餘,張耀東展現了超乎尋常的精力,他自學了英語、日語,拉得一手好二胡,還背了醫書,夢想當一名大夫。
  耀東與家人興奮過後,憂慮與忐忑已悄悄降臨。張鑒的語氣變得有點沉重:“我們從來都不懷疑孩子的學習,可是現在要報志願了,雖然成績好,學校會不會收呢?會不會因為孩子看不見就拒絕呢?”
  【自述】上課基本靠聽講來學習
  張耀東患有先天性眼底疾病,一隻眼啥也看不見,另一隻眼視力僅有0.02,這在我國法律里被定義為“盲人”。
  0.02是個什麼概念?張鑒做了個比喻:“就是站在離視力表一步遠的地方,只能看見最大的那個字母。”
  張耀東說,他平日上課基本都是靠聽講來學習。沒法看板書,老師就會一邊寫一邊念出聲。回家寫作業,以前都是父母讀題,他口述答案,父母代筆。後來為了學漢字,父親就用大白紙把生字抄成碗口大的大楷,他再拿上電子助視器,趴在紙上慢慢地學。再後來,他學會了寫字,雖然寫得不規範,但是老師和同學很快就習慣了他有點另類的字體。他還自學了盲文和計算機,能夠閱讀盲文課本和雜誌,可以用讀屏軟件操作電腦。
  當被問及耀東進入大學後如何學習時,張鑒表現得很樂觀:“這麼多年了,孩子基本不靠盲文書學習,有沒有專門的盲文教材對於他作用並不大。大學生活雖然要求獨立,但是耀東一定能適應,很多盲人靠盲杖就可以上下班,我們也準備在暑假專門送他去學定向行走、讀屏軟件這方面的技能。考試應該也不成問題,高考這麼嚴格保密的考試都有辦法解決,我相信孩子和學校也一樣能剋服。總之,我和孩子都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只要孩子能順利入學,我對孩子的毅力絕對有信心。”
  【夢想】希望學中醫治病救人
  張耀東從小的夢想就是做一名中醫,治病救人。父母都不懂中醫,就去書店買來中醫典籍,一本一本讀給他聽。將近10年的積累,張耀東不僅能出口成章地背誦《黃帝內經》、《傷寒論》這些典籍中的篇目,還能給人摸脈診病,對湯頭歌訣更是爛熟於心。
  張鑒告訴記者:“前兩年帶孩子去拜訪過一些中醫專家,專家們都很震驚,說這樣的孩子不學中醫就太可惜了。”
  在填報志願時,耀東說將毫不猶豫地選擇南方醫科大學的中醫學專業。張鑒介紹:“南方醫科大學去年的分數線和一本線持平,孩子成績過線15分,分數應該不是問題,現在擔心的就是,學校或因為孩子看不見而拒收。”
  關註國內殘障人融合教育的公益機構廣州平機負責人程淵介紹,根據現有的政策法律,高校不得拒錄符合招生條件的殘障考生。程淵表示,如果張耀東有政策法律方面的需要,他們願意無償提供支持和服務,祝願他能夠順利走進大學。  (原標題:盲人考生超一本線15分)
創作者介紹

Christina

uf71ufudp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